2/10/2013

协奏曲之终:相融


    夜雨,飘着。秋风,吹着。我。站在窗台前。窗口闭着,只留了一点小缝。我斟着手中的香烟,一只手撑在窗台上,让夜雨秋风吹上我的左脸颊。

    轻柔的钢琴曲在室内飘扬,柔色的灯光轻轻的照。我关紧了窗,享受着室内洋溢的温暖。“哦..又再抽烟了..”后方传来丽丽柔声的叹气。她走了过来,指尖轻轻碰触着前方障碍物的表面。在灵巧的避开了前方的矮桌和沙发后,她轻盈的到了我身旁。她的一举一动,都散发出强烈自我意识的气息。内敛的触动着窗台的菱角,她也像我一样,把一只手撑在窗台,并将她秀丽的脸颊转向我的方向。

    “下雨了吗?我听到水滴的声音。”丽丽闭上了眼睛,仔细聆听。然后问我。“对,下起雨了。”我轻声回复。她最喜欢雨夜了。“可以描述给我听吗?雨夜是什么样子的?”她轻声的问,霎时间脸上露出了稚气的笑容,一下子又被她收敛的微笑取而代之了。我忘了回应她,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她看不见我的回应,所以继续沉默等待。雨水滴答滴答过了一阵子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有点尴尬,我匆忙补答:“哦雨嘛,晶莹剔透的。落下来时,像针一样尖。快得看不清,多得数不完但是一滴一滴附在窗前的雨,才是最漂亮的。它们一眨一眨的,像小星星一样。而城市霓红灯绿的色彩在雨幕的笼罩下,就像一幅水彩画,没有了边界线,朦胧迷人。”

    雨滴附在窗前,在房内灯光的照耀下,仿佛也有了生气,一闪一闪亮晶晶。丽丽听得入迷,即兴奋又好奇的点点头,满足的低下头,手掩着嘴轻轻笑了。她的双眸是午时的天蓝色,虹膜像是铺上了一层薄薄的雾纱。雾纱带走了她双眼的灵光,却更让她的眼睛完美的点缀了她令我心醉的五官。

     “来”我低声的说,握起了她的右手。握着她白皙冰凉的右手,我把她纤细手掌贴放在窗上。“这就是雨的温度”我屏住呼吸,在她耳旁呼吸道。手放在床前,她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她把头靠近窗前,沉默不语。她一呼一吸,慢慢在窗上形成了薄薄一层雾气。就在她全心专注的领会雨夜的景色时,我趁此机会扫开遮住她旁颊的金色长发,然后她脸上轻轻印下我的吻痕。丽丽顿时从沉思中回到了现实。“你啊”她双颊泛红着,伸手过来想捏我的脸。我笑着阻挡。

    音乐播放机继续播放着抒情的乐曲。我抓住了她的手,她微笑着想挣脱。就在一个忽然间,她停止了挣扎,我停止了抵抗。心与心的来电,时间仿佛凝滞在了那一瞬间。我目光停歇在她脸上,收集着她细腻轮廓的一点一滴。突出的五官和高挑的身材是丽丽苏格兰血统的烙印,但是她继承自父亲的日本血统也让她同时拥有了传统日本女孩那俏皮的美。她不语,只是慢慢伸出她漂亮的手轻轻触动我的脸庞,仔细探索。我知道她是在用触觉来替代失去的视觉,将我的样子,轮廓,一点一滴的收在心里,烙在心底。
    
    “你好帅”向我的方向‘望’着,她眨了眨她那令我失魂落魄的蓝眼睛,以俏皮但不失诚意的语气告诉我。我会心的笑了。“不然我怎么配得上你?”我拍了拍她的头,故作潇洒的回答。

    她的手指从我的额头轻轻滑落到我的鼻尖,我的头发也随之滑落。在我鼻子的尖端琢磨了一会,她的手又慢慢滑落到我的双唇,沿着我的颈部,穿过我没有上纽的衬衫,到我的胸膛。她轻轻的碰触,激起了一阵鸡皮疙瘩,从我敏感的胸口,进而蔓延全身。

    她把手轻轻停放在我左胸膛,那一条长长的疤痕上。感受着我不规律的心跳,丽丽的手颤抖着。她哭了。她咬紧她的下唇,不语。是出于怜悯?或者是出于体惜?还是感同身受?她眼里闪着泪光,楚楚动人。我不由自主的用左手把她拉近我,然后把右手也放在她的手上,一起感受着我残缺的心跳声。

    音乐仿佛消失了,时间仿佛停止了。我们静静的站着,听到的,只是彼此的呼吸;感受到的,只有我的心跳。过了好久好久,她微微抬起了头抬起了头,我不由分说把手伸到她的后颈,把她再一次拉近我,然后把嘴唇紧紧地印在她的双唇上。如果说先前的一吻,是出于情怀的一吻,那此时此刻这深深的一吻,是深深切切,出于情欲的一吻。忘我的吻着她,我感觉到,我们贴得好近好近,我们吻了好久好久。

    旋律继续飘扬,灯光依旧柔亮。我们慢慢随着旋律舞动。右手握着她的手,我左手搂着她的腰。裙角轻轻飘荡,白裙凸显出了她身材的完美曲线。她及腰的金色波浪长发跟着她的舞步一起舞动,衬托出了她的高雅气质。她一并散发出的光彩,让我连呼吸也小心翼翼了起来,深怕一个唐突的动作会惊动丽丽,进而打破了眼前这般柔美的韵律。

    我闭上了眼睛,用心领会她的美。她睁着眼睛,用心领会我的心。用心观察这世界,这造就了丽丽的完美;而她的完美,也成就了我的完美。缓慢的旋律引导着我们柔和的韵律。手与手的相连,唇与唇的相接,心与心的相会,身与身的交融

    我们因残缺,而完美。

    爱,得用心看。

1 comment:

Icy Blue said...

原来...难怪会有熟悉的感觉。